您的位置:首页  »  紫色之月全



               紫色之月


排版:zlyl
字数:64757字
TXT包:  紫色之月.rar (56.65 KB)  紫色之月.rar (56.65 KB)
下载次数: 51






  ***********************************
               人物介绍

  宫本阿里纱∶原名是阿里纱古亚克路丘里拉。是南方岛国。丘里拉的王女,现在正在日本留学,但她其实是个吸血鬼┅

  高冈修司∶阿里纱的同班同学,也是学校里同属游泳社的学员。虽然对阿里纱有无限的爱慕但是始终提不出勇气表白。

  阿正∶他是一位身世扑朔迷离,对於感情其抱着游戏人生,且喜欢探索女性的青年。他是那个感觉到自己原来是丘里拉的那个人吗?

  十佐之门∶是阿里纱的祖父,过去是外交官,如今却变成了一位胆大包天的淫荡教父!?

  龙胆∶从小替阿里纱打理一切事物的管家兼老师。阿里纱的父亲对於他可说是绝对的信任。至於他的身世至今仍是个谜。

  森崎夕贵∶她是阿里纱高中时的死党。喜欢留着长发的人,并且非常地崇拜龙胆。

  好奇心极高的她,即使将来出了社会也是位爱说话的八卦上班族。

  耶莉娜∶是阿里纱的表姊也是对她最具威胁性的敌人。为了追求龙胆从丘里拉王国追到日本,是个任性的行动派女性。

  「目录」

  第一章出乎意外的满月日

   第二章当夕阳西下时

  第三章夜晚偷亲的采花大盗

  第四章黑夜里的婚约者

  第五章恼人的新月夜

  第六章在那一天的我┅



           第一章出乎意外的满月日

               

               (1)

  怎麽觉得今天和以往有点不一样,阿里纱喃喃地问着自己。

  今天早上的培根蛋总觉得甜了一点。虽然和以往一样上面洒满了黑胡椒,但是就是感觉不到一丝丝的辛辣。

 □得自己好像是有点发烧,喉咙也怪怪的乱不舒服的。

  连续喝下三大杯的开水了,还是觉得无法提起精神。

  以为自己发烧了,阿里纱便拿出体温计一量——完全正常,没发烧。

  那麽可能是感冒了,身体发热、喉咙乾涩都是感冒的前兆,也许这就是让自己没有精神的缘故┅不过现在反而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

  而且,这种症状并不是只有今天才发生的!最近,我总觉得会有什麽事情发生似的。

  坐立难安的阿里纱便走向洗手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我┅我该不会得了什麽奇怪的绝症了吧!?」

 〈着镜中三个忽隐忽现的阿里纱叠成了一个阿里纱的幻影,便对着镜子忧心了起来。

  皮肤依然是光滑不乾涩,脸色也还算正常,白里透红的双颊,不管是谁看了一定都说我很降的。

  对着镜子自语的这位女生名字叫做宫本阿里纱。她来到母亲的故乡——日本留学,目前是某所高中二年级的插班生。

 〈起来像是个普通的少女┅虽然是这麽说啦,从外表看起来可以说是没什麽异样,其实她是个有一半日本血统的混血儿。

  阿里纱的本名其实叫做阿里纱。古亚克路。丘里拉。而「宫本」其实是冠母姓罢了。

  阿里纱出生於南海上一个在地图上也找不到的小岛,一个名叫丘里拉的国家。
  她的母亲是丘里拉王国国王的第五任王妃,而阿里纱则是排行老麽,也就是第十九位公主。

  来到日本留学,除了要充实知识与想在社会上闯出个名堂来,其实对於母亲的故乡,她的内心比谁都还要有着无限的憧憬与期盼。

  目前,她是和外公住在一起,也就是寄住在母亲的父亲家里。

  祖父十左之门以前的职务是个外交官,据说在阿里纱前往日本投靠他之前,因为自己的女儿嫁了人,老婆也相继的病逝而过着独居老人的生活呢!

  ——说是这样,但是┅

  「啊——」

  阿里纱照着镜子,突然间惊吓得紧抱全身畏缩成一团。好像?D,并且抚摸着她的胸部。这屋子里除了他只有那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

  「外公!」

  「哈哈哈~果然发育正常。」

  留着满嘴白胡须的老头,隔着内衣陶醉的搓揉着阿里纱的胸部,直到最敏感的乳头部位立起时,便又轻柔的搓捏着。

  「啊┅」

  「呵呵呵┅兴奋度也很发达嘛!」

  「住、住手!即、即使是祖孙,你也已经侵犯到我了耶!」

  「我是在检查我可爱孙女的发育是否正常啊!外公实在是太疼你了,我是出自於关心嘛!」

  打从住进来後,每天都要防着外公的「关心」,唯独今天被外公逮个正着,阿里纱似乎是逃不过了。不知是否是身体发热的缘故,阿里纱今天身体比以往还要敏感。

  或许就是这个缘故,让阿里纱连挣脱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了。

  ——连对以往外公的毛手毛脚也起了莫名的感受。我今天到底是怎麽了?
  阿里纱再也忍受不了外公的抚摸,就当外公感到不自主挺起的那一刹那,一句让彼此冷静的话传入了耳边。

  「┅十左之门大人,就请你放过她吧!不然阿里纱公主上课要迟到了┅」
  此时镜子里出现了一位极面熟的男士幻影。

 〉中的这位男士,绑着马尾,外表衣冠整齐。

  「是你啊,龙胆!我正在为我这可爱的孙女做降检查呢,不要打扰我们。」
  这位叫做龙胆的男士是不会被十左之门的责骂而感到恐惧的。他面不改色的把阿里纱从十左之门的怀里给拉了出来。然後龙胆又向十左之门敬个约弯下二十公分腰的礼之後,便把阿里纱带到了门外的走廊。

  从十左之门的怀里逃脱得救的阿里纱,惊吓得双脚发软瘫坐在走廊上。
  「十左之门大人。我能体会出您对孙女的关心,不过您的手法是否有点过份了些。加上阿里纱公主的年纪还这麽小,不如┅」

  「不如什麽啊!目前她正是个花样年华的纯情处女耶!」

  阿里纱并不觉得自己获救了,因为听到了龙胆与外公的对话而吃惊的咬着牙。
  虽然阿里纱从型受到龙胆的照顾,但是所有的行动以及自己的弱点也都被龙胆所掌控着。

  对於阿里纱而言,龙胆这家伙说是难应付,不如说是厌恶到极点了。他不仅是整天紧跟着阿里纱不放,而且他也获取了阿里纱父母亲的极高信赖。

  身为一国之君的父亲,当初也是以龙胆樗娴奶跫氚⒗锷葱说饺毡玖粞?
  的条件。原本留学生活应该是多采多姿的,但是加入了龙胆的伴随,对於阿里纱而言留学根本就是毫无色彩的生活。

  此时龙胆的视线移到阿里纱的胸前。

  「嗯┅这个年纪的少女的胸部不是应该还要丰满一点吗?」

  「我┅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注意的!」

  阿里纱话一说完,便赶紧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胸前。

 ⊥如龙胆所说的,其实阿里纱的胸部比一般同年的少女还真的小了一点。
  虽然平常可以靠着胸罩来掩饰大小,但是今天早上经过外公这麽一招,阿里纱已经被摸得一清二楚了。

  阿里纱快速的走到刚才被解放出来的门口,对着十左之门大喊着。

  「我知道了,反正每天多搓揉胸部就对了,是吧!」

  摸了人家的胸部还说出这麽过份的话。

  「气死我了,你们两个最讨厌了!」

  阿里纱叫着,便跑回二楼自己的房间里。

  每天都这样,心死了!

  阿里纱回到房间之後,一边满脑子想着自己被摸得一清二楚的事就觉得心,一边气愤的穿上了学校制服。

  这些就是阿里纱每天早上必须接受外公「呵护」的留学生活。

              ***

  「大家早——」

  「早啊4你这副德性,是不是又跟龙胆吵架啦?」

  早上一到教室就用这种口吻关心着阿里纱的这位,就是阿里纱在班上的死党森崎夕贵。

  「厉害——你怎麽知道的?」

  打从早上开始,被老师点到名字时,阿里纱的回答声音里总是带着些许的惶恐。

  夕贵在一旁偷偷笑着阿里纱的反应。

  「阿里纱你今天身体似乎不太舒服喔!整天皱着眉头,不信你自己瞧!」
  说着说着,夕贵用手指指向阿里纱的眉头。

  「一大早就皱着眉头我想八成是跟龙胆有关系。我猜的没错吧!」

  「被你说中了!说到他我就有气!我跟你说喔,夕贵——」

  「谁叫我是你的死党,午休时我会洗耳恭听你的委屈的。不过,放学後你要请我吃摩斯汉堡!」

一脸满足笑容的夕贵正说着放学後要到捷运附近的那家摩斯汉堡店里点最近新
  上市的汉堡。

  「啊——对不起┅」

  听到夕贵所提出来的提案,阿里纱一边吐出舌头一边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放学後打扫教室的工作,今天刚好轮到我,所以┅」

  「是喔!该不会是和高冈同一天值日?」

  「对啊,高冈跟我今天要留下来打扫教室。」

  高冈修司是阿里纱的隔壁班同学,而且两人的家离得很近,加上又是学校里同个游泳部的学员,所以放学後两人总是一起回家。

  「不会吧!」

  当夕贵听到高冈的名字时,脸上表露出近似怀疑又好奇的表情。

  「┅什麽?」

  「少来了,我就知道你跟高冈有一腿!」

  「讨厌啦,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

  「还不承认,看你一副暗爽的样子。你心里在想什麽都逃不过我这死党的法眼的!」

  「我说不是就不是嘛!我和高冈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咧。」

  他许是因为最近经常一起回家,所以才会这样推测的。

  修司给我的感觉不会有什麽讨厌之处,不过还不至於有想交往的念头耶!
  对於阿里纱来说,修司是个好朋友而已。

  「啊——你好坏喔!如果被高冈听到了一定会伤心的。」

  「┅他有偷偷的亲过我,但是我只是把他当做好朋友看待。况且我喜欢的是别人。」

  「是喔,那高冈不就是没希望了。那龙胆呢?」

  「那个阴险的男人,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

  对於阿里纱来说,他只不过是从小被附身住的眼中钉。

  今天早上在家里才被伤透了心的清纯少女阿里纱,从她口中用这麽粗暴的口气形容那令她一生中最憎恨的男人。由此可见,她目前根本没心情交男朋友。
  不过,这时夕贵用羞涩爱慕的表情对阿里纱说道。

  「是吗?我觉得他很帅耶!」

  「不会吧!?哪里帅啊!?照你这麽说,该不会你暗恋他很久罗-」

  「没错。一想到他那一头迷人的长发,我的内心就有如小鹿乱撞般的澎湃。」
  夕贵满脑子陶醉在龙胆的影子当中。

  这时的阿里纱感到非常的惊讶,心想着,原来夕贵喜欢那个留着长发的无赖。
  「啊,午休快结束了,不快点回教室是不行了。」

  此时的阿里纱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听着夕贵诉说那无赖的事,而独自赶紧跑回教室去了。并且一边叹气一边心想如果这丫头迷恋的不是那无赖,夕贵倒是个
            ∩爱的小女孩啊┅

               (2)

  从游泳部教室了望出去,映满夕阳的天空,由橙色渐渐的转换成蓝色,接着又转变成紫色。

  打扫的差不多了,应该可以回家了。阿里纱将打扫用具放入储物柜收拾好之後,便顺手轻轻的关上门。

  「女生那边的窗户上锁了吗?」

  突然从背後出现的就是高冈修司。留下来的值日生除了打扫游泳教室以外,连更衣室也需要打扫的,男女是分开的,所以修司是负责男生那边的打扫工作。
 〈起来,修司的动作比阿里纱快。

  「还没耶,我还没有弄好,你可以帮我来检查窗子吗?」

  「啊——可以吗?」

  修司满脸羞涩的不知道该把目光往哪里摆才好,心里想着,同样是游泳部,刚才打扫的是乳臭未乾的男生区,而现在是在花样年华的女生区。光看到淡花色的窗帘,踏进来就会闻到一股莫名的花香味。

  虽然现在都没人,但是凭着这种感觉就足够让修司呆站在门口铸躇是否该进去。阿里纱看到修司的表情便急忙的说道∶「没关系,进来吧,反正只有我们两个而已。」

  阿里纱便向修司招了招手。修司带着紧张的心情,便顺手把门给推开。
  虽然说没人,但是只有和阿里纱单独在这梦幻的「密室」里,还真的会让人紧张且心跳加速。其实修司一直都很喜欢阿里纱,但就是无法提起勇气对她表白。
  修司觉得自己既不聪明,长相身高都很普通,加上优柔寡断的个性,至於游泳嘛┅是从型被逼出来的┅等等一些微不足道的理由让自己不知所措。

  至於阿里纱对於修司的感觉,从一开始就只把他当作最亲近的好朋友,这一切修司自已也感觉得出来。而且自己也没有勇气表达对於她的感觉。即使现在只有他们两人独处,修司还是提不出勇气表白心意。

  修司对於自己的懦弱而感到无奈,便叹了口气,将手靠在窗边上。

  窗外的夕阳,让西边的天空呈现出橙色的彩霞与薄蓝色昼夜交接的景象。
  皎洁的月亮也渐渐的浮现在蓝色的夜空当中。

  「哇!今天是满月耶!」

  修司看着夜空,叫着刚打扫完毕的阿里纱来到窗前。

  「真的耶,又大又圆的满月。」

  阿里纱看着月亮,想像着彷佛是阳台上所种的堇菜所绽放的花朵一样,带有薄红紫色般的美丽。

  「好漂亮的月亮喔!」

  阿里纱张着口呆望天空。

  「┅阿里纱?」

 ⊥在此时,看着月亮而一语不发的阿里纱,让修司突然有种不可思议的想法。
  「阿┅阿里纱?」

  阿里纱低下头身体颤抖着。

  「会冷吗?阿里纱?」

  听见修司这麽一问,阿里纱摇了摇头。

  「┅不┅不是啦。我┅感觉到┅身体┅很热很热┅」

  阿里纱说着说着什麽都没想的便把外套给脱了下来。

  接着解开了领带、衬衫的钮扣。

  修司被阿里纱的举动给吓到了。

  「啊?啊┅阿里纱!?」

  「好热┅好热喔┅!」

  钮扣完全被解开的衬衫滑落在地上。

  阿里纱的上半身只剩下胸罩。

  阿里纱半身裸露的身影映入眼帘中的那一瞬间,修司自然而然赶紧把双手住双眼,脸红着大叫着。

  「我┅我了解了啦!我┅出去就是了!」

  「不要走!」

  阿里纱抬起头来望着不知所措的修司。

 ⊥在那一瞬间,阿里纱的瞳孔像是发了光似的直直射向修司。

 〈着阿里纱的眼神,修司觉得此时的阿里纱似乎是另外一个阿里纱,让修司感到被束缚住般畏缩着身体。阿里纱娇艳的向修司微笑着。

  阿里纱沿着嘴边伸出鲜红舌头的表情,夺走了修司的所有意识。

  阿里纱的手靠放在修司的肩上接着便把脸渐渐靠了过来,使得修司目不转睛直盯着阿里纱看。

  修司似乎能听到自己忐忑不安的喘息声。

  「阿里纱┅」

  修司想说的话,此时都已经被阿里纱的爱抚举动给阻止了。

  温暖的舌尖上沾满着纯情少女的唾液已流入了修司的身体里。

  实在是太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刻。

  从来都没有非份之想的修司,满脑子的困惑已抵挡不了阿里纱的热情之吻。
  「啊┅啊┅」

  灵活的舌头与修司纠缠。渐渐地,离开了修司的嘴角。

  这种举动让彼此更加的亲近了。修同为这初次体验的行为一时之间还不清楚状况。

  身体东摇西晃的撞到了身後的桌子。

  阿里纱跪在修司的面前缓缓的拉下了裤子拉炼。接着,毫不犹豫的把修司勃起的分身从内裤里掏出来含在自己的嘴里。

  「喔┅」

  湿润舌尖的触感,以及热情如火的亲吻让修司从混淆的意识中觉醒。对於连自慰都没尝试过的修司来说,此时的快感有如坐云霄飞车般的刺激与兴奋。
  当他张开双眼,看见的是阿里纱的嘴里所含着的是自己的分身,阿里纱煽情的一进一出的摆动着头。

  「┅啊啊┅」

             阿里纱舔着我的┅

  虽然修司呆然的不知所措,但是下半身却感到无比的快感。此时陶醉在抚弄中的阿里纱,一会儿用舌尖舔着,一会儿吸吮着。对於这种突来的快感,在毫无防备之下的修司已经无法再压抑兴奋而来的高潮。

  「我┅我不行了┅阿里纱┅要射出来了┅」

  「┅射吧!我会将它吞下┅」

 ⊥在阿里纱说完的一瞬间,修司的体液毫不保留的射到了阿里纱的嘴里。
  只见阿里纱把填满喉咙的白浊的体液喝了下去。

  阿里纱用鲜红的舌尖舔着从嘴角流出的体液。

  「好好喝喔┅」

  阿里纱微笑的说着,把正处於喘息中修司的分身放回裤子里,然後缓缓的站了起来。

  「嗯┅高冈,换你舔我罗,来嘛!」

  阿里纱抓着修司的右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

  修司的指尖处碰着白色,有蕾丝的胸罩。

  阿里纱便脱下了胸罩露出了浑圆的乳房,让修司的手抚摸着突起的乳头。
  第一次触碰着软绵绵胸部的经验,让修司的感触都哽咽在喉咙里。

  「阿里纱┅我不可以这样对你┅」

  「但是我想要┅来嘛,我想要,难道高冈是不喜欢我?」

  谁说不喜欢,这一切就有如梦境般。

  对於修司而言,这一切可是求之不得的。

  只不过是修司仍然对於这样的发展是否妥当感到不安。

  修司觉得此时的她根本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阿里纱。

  「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阿里纱再次的询问着修司。

  搞不好这根本不是在作梦——修司心里想着。

  错过了这一次机会要是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呢?不趁此机会将来是否会後悔呢?

  修司终於卯足了勇气对阿里纱告白了。

  「喜┅喜欢,阿里纱,我真的很喜欢你!」

  听到修司的回答阿里纱笑了。

  「那麽你会答应我的要求罗?我啊,舔了高冈那里的时候,我这里好敏感喔┅感到好热┅我┅」

  修司的双手抚摸着阿里纱的胸部,这时阿里纱坐在桌子上。

  接着,阿里纱诱导着修司掀起了裙子,直到臀部敏感部位。

  温暖且黏湿的部位就是阿里纱的私处。

  修司把手深入内裤里,所摸到的就是阿里纱的爱液。

  起初摸到的时候,几乎一度让修司兴奋的心里噗通噗通的跳着。

  还想多摸一下,而且想亲眼看一看。

  阿里纱的私处有多麽的湿润,我想看看┅

  修司屈膝着,窥探着隐藏在阿里纱内裤里面的私处。

  闻到一阵清纯少女的体香味。

  修司隔着内裤抚摸着阿里纱的私处。

  此时的阿里纱发出了阵阵吟叫声。

  「对,就是那里。不要停┅啊┅不要停┅」

  在阿里纱甜美吟叫声下,修司依然隔着内裤用手指搔弄阿里纱的私处。
  「啊——」

  阿里纱兴奋的全身拱了起来,而爱液也渐渐的溢满了私处。

  黏稠湿润的爱液沾满了修司的手指,私处的里面竟然是比想像中的还温热。
  接下来修司便脱去阿里纱的内裤,亲舔着敏感的部位。

  「啊啊┅不要停┅啊啊┅对┅就是那里┅」

  再也无法掩饰的快感占满了阿里纱的全身。此时修司感觉到自己的舌尖触碰到了一个突起部位。

  「啊!┅」

  修司这惊奇的一舔让阿里纱全身跳了起来。修司知道这里就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便把手指插入,跟着用舌尖舔着。

  「啊啊┅就是那里┅我感到好热┅好热好热┅」

  这样的快感让阿里纱喘息着激动的摇着头,双手抱住了修司的头,身体跟着高潮摆动着。透明的爱液也因为高潮而渐渐的从私处溢了出来。

  修司的手指被微微颤动着的私处给越夹越紧了。

  修司感觉自己的分身也因此又振奋了起来。

  有一股好想插入阿里纱私处的快感。

  阿里纱也有同样的感觉。此时两人的内心已阻挡不了情欲的诱惑。

  修司的手指已满足不了阿里纱的情欲。

  真希望修司的分身能赶紧的插进来。

  「┅啊┅我还想要┅我想要你的┅啊┅」

  阿里纱紧紧的抱住了修司。

  「我可以吗?」

  「可以的┅快┅快插进我的身体里来l点!」

  阿里纱把自己的身体紧贴着修司苦苦的哀求着。

  受到如此哀求的修司,便准备插进阿里纱的私处里。

  修司因情欲勃起坚挺的分身,便毫不犹豫的插进了阿里纱的私处里了。
  一瞬间阿里纱感受到激烈的疼痛而皱起了眉头。

  「好┅好痛啊!」

  「阿里纱┅!?」

  阿里纱的私处是如此的敏感湿润,但是当修司插入时又感觉是如此的狭窄。
  该不会┅阿里纱┅还是处女!?

  因为阿里纱的诱惑,而使得自己偷尝禁果的修司,对於阿里纱本身的第一次给了他,他也感到非常的震惊。

  依偎在自己怀里的阿里纱如此的敏感,虽然感到一股厌恶感,但是她竟还是
               个处女┅

  阿里纱望着被这一切感到困惑而畏缩退回的修司。

  「高冈,来啊┅」

  「你不是说会痛吗?」

  「没关系的。我想要嘛┅再痛我也不怕,我想要和你做爱┅我的那里好热啊┅我已经忍受不了┅」

  「我明白了,真的插进去没关系?不过,把你弄哭了我可不管喔┅」

  把话说完之後,修司便又再度插进了阿里纱的私处里了。

  「啊!啊┅好痛喔!」

  阿里纱忍痛的抱紧着修司。

  阿里纱紧紧抱着修司,似乎希望能藉此把所有的疼痛全都赶走。

  修司坚挺的分身插进了阿里纱,此时的阿里纱咬紧了牙关忍受着疼痛。
  修司的分身插入後,让阿里纱从疼痛转为欣喜。

  「啊!┅啊┅进来了┅高冈的┅进入到我的身体里了┅我感受到它在我的身体里进出的抽动着┅」

  超越了所有的疼痛,阿里纱喘息地说着。

  修司温柔的进出抽动着,接着用嘴含住阿里纱粉红的乳头。

  「┅啊啊┅」

  乳头敏感的挺了起来。当修司轻轻的咬着,使得阿里纱的心跳加速而急促呼吸。舌尖绕着乳头舔着,接着似痛非痛的吸舔着,让阿里纱的喘息声更加的宏亮。
  此时阿里纱私处的爱液继续的溢出,修司的分身也跟着进出的移动着。
  「啊┅啊┅」

  听到阿里纱因高潮的喘息声,使得修司的腰加速的抽动着。

  「啊┅啊┅高冈┅好舒服喔┅感觉好舒服啊┅」

  「我┅我也是┅感觉好舒服啊┅阿里纱的热度让我几乎快要融化似的┅」
  「阿┅阿里纱┅我┅我快┅」

  身体因达到高潮不住的抖动着,修司的双手更加紧抱了阿里纱不放。

 ⊥在撑不住高潮的快感时,阿里纱的身体再度往上仰了起来。

  「我┅我不行了┅阿里纱┅我要射出来了!」

  修司的分身被阿里纱的私处紧紧的夹着。一瞬间,修司的体液便在阿里纱的私处里射了出来了。

              ***

  「┅阿里纱?」

  当火热的身体转变为寒冷时,意识逐渐恢复,修司看了看周围。

  累的好想在这里睡上一觉。虽然感觉是一场梦,但看着地上凌乱的衣物,以及下半身裸露的自己,修司确信这是真的。

  但是应该在身旁的阿里纱却不见踪影。

  如果这不是真的,现在的自己应该躺在家里的床上才对,而且地上也没有阿里纱的衣物,修司对自己提出疑问。

  「阿里纱┅?」

  修司再度的叫着阿里纱的名字,终究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3)

  「唉┅」

  阿里纱浸泡在浴缸里叹了口气。

  她整个脸只露出眼睛来,用嘴巴噗噜噗噜吐出气泡来。

  ——我刚才到底做了些什麽了?

  阿里纱只记得,当时放学後和修司一起在窗边看月亮。

  了望着漂亮的月亮,之後的事就完全记不起来了。

  当阿里纱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家门口。

  那不就是完全不知道当时发生什麽事了吗?

  阿里纱想着可能是修司送我回来的,可是又感到有点奇怪、不舒服┅

  「说不定,我有梦游症┅?」

  阿里纱歪着头想着自己是怎麽了。

  「好痛喔┅」

  突然感到下半身的刺痛。那里不是女人最宝贵的地方吗?

  阿里纱发现到樱花色的痣长满了全身。

  但是,一点也不觉得痒或是痛。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被虫子咬的。

  「该不会┅我得了奇怪的病?」

  阿里纱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便恐慌的从浴缸里爬起了身。

  拿起浴巾裹着身体,看向裕室中镜子里的自己。

  「哇!」

  ——那红色的是什麽东西!?

  「┅是我的眼睛?」

  那确实是阿里纱的眼睛。

  阿里纱那炯炯有神的双眼,散发出略带红色的紫色锐利光芒。

  双唇红的湿润,像是脱胎换骨似的。

  「不会吧┅」

 ⊥在大叫的同时,阿里纱发现了嘴里发光的牙齿。

  尖锐的双重齿居然长在上颚犬齿的两旁。

  「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阿里纱只能看着镜中的自己继续的大叫着。就在此时,头发便开始变长盖过了浴巾。

  一瞬间的变化让阿里纱惊讶的心跳几乎快要停止了。

  飘逸的长发映在阿里纱的眼里。刚才在浴缸里时头发还没过肩,才一会儿的功夫竟然长到腰部了┅!

  「到底是怎麽回事┅我是在做梦吧?」

  阿里纱不相信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

  一拉扯竟然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的是我的头发!

  「啊┅见鬼啦!!」

  阿里纱歇斯底里的乱叫着。

  「阿里纱,发生了什麽事?」

  听到孙女的叫声,十左之门赶紧冲到浴室一探究竟。

  正在做晚饭的龙胆也急忙的奔向了浴室。

  「阿里纱!」

  「阿里纱公主!!」

  冲进裕室里的两人看到的竟是用浴巾裹着身体,长发飘逸的少女。

  「┅阿┅阿里纱?」

  十左之门恐慌的叫着孙女的名字。而阿里纱便落着泪,上前抱住了十左之门。
  「外公┅!」

  「阿里纱┅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怎麽变成这副德性!?」

  「我不知道啊┅从浴缸出来之後我就变成这样了┅」

  阿里纱的解释,使得三人疑惑的对看了许久。

  「没事的,暂时到客厅坐一下。」

  十左之门轻拍着阿里纱的肩膀,与龙胆两人便把阿里纱带到客厅。

  随着两人的指引,裹着浴巾的阿里纱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对面坐着的是十左之门,而龙胆坐在阿里纱的旁边。

  两人用奇妙的眼神看着阿里纱。

  直到阿里纱稍微恢复平静之後,十左之门便说道。

  「阿里纱,你今天跟谁咿咿丫丫啦?」

  「咿咿丫丫?」

  阿里纱歪着头想着这奇怪的问题。

  「跟谁做爱啦!」

  「做爱!?外公你开什麽玩笑啊!我还是处女耶!」

  「你不是。一定是跟谁做爱了,要不然是不会变成这样子的。」

  「我根本没有记忆啊!外公你好色喔!」

  阿里纱红着脸颊说道。

  十左之门做爱的询问以及阿里纱的羞涩表情遍布了整个客厅。

  此时龙胆对被询问的面红耳赤的阿里纱说话了。

  「阿里纱公主┅」

  「啥事啦!龙胆。该不会你也要问我跟外公一样一些无聊的问题吧!」
  「不,是件很重要的事。所以你要老实的回答我。」

  「并不是我不老实啊!谁叫外公净间一些无聊的问题嘛!」

  「好,我们就换个话题。阿里纱公主,放学後您做了些什麽?就算是参加杜团,今天好像比以往晚回家不是吗?」

  自己也不知道做了些什麽。但是,若把实际经过告诉他们是否妥当,阿里纱迷惑了。

  感到非常的不安——终究是说不出口。

  「┅今天我是值日生,所以留下来大扫除嘛!」

  「值日生啊。但是有人整理教室到晚上九点才回来的吗?这段期间你是不是有到别的地方玩去啦?请你老实的回答我。」

  龙胆认真的询问口气,让阿里纱决心说出真心话。

  「其实┅我真的不记得了。」

  「不记得?从几点开始?」

  「从扫除完之後到回到家的这段期间都不记得了。当我恢复意识时才发现自己站在家门口┅」

  「——原来是这样┅」

  龙胆双手交叉於胸前,看着阿里纱深深的吸了口气。

  「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听着十左之门的询问,龙胆皱着眉说道。

  「虽然阿里纱是直系,但是似乎从来没发觉到自己是混血儿。而且也没有完全蜕变。也许是记忆的欠缺使得无法完全蜕变的关系。倒是阿里纱公主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事┅」

  阿里纱询问着还是一头雾水的龙胆。

  「龙胆,到底是怎样?你说啊?」

  「这是关系到种族的事。丘里拉一族其实就是吸血鬼的一族。阿里纱公主你知道这档事吗?」

  「什麽,吸血鬼!?」

  阿里纱对於龙胆的说明虽然震惊不已。但是,脸上又露出了觉得荒谬的笑容。
  都这种时代了,还编出这种荒谬的笑话。

  「龙胆,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我看你啊电视看太多了。」

 〈到阿里纱的反应让龙胆无奈的叹了口气。

  说真的,在这种时代要让人相信这种事,实在是很不容易。

  但是,阿里纱父母亲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麽呢┅而龙胆又是跟着阿里纱从小到大的┅

  「确实是这样没错啦┅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应该的,加上是吸血鬼一族,的确是个事实,但似乎从型没人告诉她这件事。丘里拉一族和一般的吸血鬼不同,对於日光、十字架、蒜头等避邪之物根本也不受影响。而且不一定要吸血才可以维持生命。身体也都可以映在镜子里。而且维持能量并不一定非要靠血液的摄取,所以也不会让异性变成吸血鬼。变成吸血鬼的姿态也只在夜晚出现,白天其实和一般人没两样。小时候并没有完全变化所以没有发现罢了。」

  龙胆看着一旁听得睁大眼睛的阿里纱一边微笑一边继续说下去。

  「要到二十岁左右才会蜕变成吸血鬼。虽然成年之後会变成真正的吸血鬼,但是即使在二十岁以前如果男人失去了童真,女人不是处女的话,也会提早经过一番激烈的痛苦蜕变。直到过了二十岁就会没事了。不过,您母亲是道地的人类,而阿里纱公主是混血儿,这种遗传机率应该是很少的才对┅阿里纱公主?」
  龙胆看到阿里纱脸色苍白,双手围抱着自己。

  「嗯┅真是对不起我没注意到这件事。你会冷吗?」

  龙胆关切的问着,阿里纱则摇着头说道。

  「我不会冷。但是,我完全都不记得了。龙胆,照你这麽说,我真的做爱过罗?」

  「嗯┅应该是有过了┅」

  听到龙胆的回答,让阿里纱意识模糊了。

  阿里纱失去了力气,便瘫躺在沙发上。

  「阿里纱公主!」

  阿里纱失去了意识了。

 ⊥这样在失去意识时的阿里纱,听到了自己心中的叹息声。

  花样年华的宫本阿里纱,已经觉得自己不再是处女之身了。

  啊~有谁来告诉我这一切不是真的。

  自己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个不喜欢的人。但是还是有想做爱的欲望,就算是对象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也可以。阿里纱做了个奇特的梦┅

  刚开始看到自己在四面环海的房间里,躺在白色床单的床上。

  做完爱之後,互相抱着对方大声的说着「我真的好喜欢你(你)」,接着对方起身喝着饭店送来的咖啡——这是梦。

  难道不是这样吗?

  还是一切都没发生过?

  我的那段空白记忆到底在哪里?

  当时与我做爱的对象到底是谁?

  ——阿里纱独自使劲的回想过去。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